麻豆传媒映画论坛

尽管宋玉儿的口气很平淡,但她的心里其实有些激动的,她知道自己坐上城主之位靠王欢,对王欢交代的事自然不会怠慢。

又过了一阵子,宋玉儿的脸色忽然露出异色。

王欢立刻就发现了宋玉儿的变化,目光一凝:“怎么了?”

“已经发现冰无缺的行踪,就在天松城外,东南方向的丛林里。”

宋玉儿看了王欢一眼,把得到的情报如实相告:“前不久丛林里发生仙王级大战,从痕迹上看来是冰族高手,战况很激烈,我的人不敢靠近,也无法确定是不是冰无缺。”

王欢起身,问清楚位置后,不等宋玉儿把话说完,王欢已经消失在眼前。

“好快的速度!”

宋玉儿心里暗惊,自己只是眨了一个眼,王欢就已经消失不见。这速度前所未见,可见王欢的修为之深,已达到高深莫测的境界了。

一炷香的时间,王欢就到了宋玉儿所说的地方。

当王欢看到现场的战斗痕迹之后,一股寒意袭来,确实是冰族的神通,可但他神魂外放,却发现四周已空无一人,除此之外,还在现场发现一条被冰封的腿。

王欢心里一怔,好激烈的战斗,为了活命连腿都不要了,这要不是到了生死危机,绝不会舍弃腿的,可见这场战斗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。

这场战斗的持续时间也很短,由此可见,对方绝对没有离开多远。

纯真少女生活照甜美可人

唯一还不能肯定的是冰无缺有没有参与这场战斗。

虽然还未见到人,但是王欢已经很满意,只要顺着痕迹就能找到在此大战的人。

他的神魂向着更远的方向扫视,最后在前往冰族的方向发现一丝真元波动,王欢没有任何犹豫,瞬间施展出雷霆大极功,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追了上去。

王欢一路追寻,心无旁骛,如果有人抬头,根本不会以为那是人,只会以为那是一道闪电。

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,王欢终于追上了对方,定眼一看,就看到被浑身被寒冰封住的冰无缺,几个冰族修士抬着浑身冰块的冰无缺正在前行。

冰虎飞在最前沿,颇为悠然自得。

“冰虎长老,后面有人在追我们。”一位冰族修士发现身后的王欢。

此时的王欢已经放慢了速度,在冰族的眼里,这速度并不算惊人。

冰虎早已经注意到后面的王欢,示意属下们停了下来,并且交代道:“不要节外生枝,如今是我冰族的关键时刻,不宜与人争斗,待少主成功之后,冰族将会大放光彩。”

冰虎并不鲁莽,知道事情的轻重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少主剥夺灵体成功。

所以,对于其他势力,现在能避免,就尽量的避免。

王欢发现冰无缺心里顿时激动起来,不过看到他的情况后,他的脸瞬间阴沉,特别是冰无缺左腿处空荡荡的,让王欢心里怒火一下冲头。

冰虎等到王欢靠近之后,看到王欢修为不过四重天仙王,心里露出几分轻视之色。

不过他也知道天松城是偏远地带,能达到四重天仙王的修士都是大有来头,对方极有可能是仙王殿的修士。

“这位道友,不知一路跟着我们,所为何事?”

冰虎冲着王欢拱手:“在下乃是冰族长老,并不在仙域走动,也不曾见过道友,道友莫不是要拦住我们去路?”

王欢当然不会跟他说实话,担心说了实话,会被对方用一些隐秘的方法将自己的消息传给冰族内部,让他们早做打算。

“你们所抓的人,乃是我一位好友。”

王欢道:“追上几位冰族的道友,就是想请道友放了我这好友。”

冰虎心里暗惊,没想到冰无缺竟然与仙王殿的修士关系这么密切,想来也是他提前破除封印时,结交的朋友了。

“道友,冰无缺乃是我冰族的叛徒,这是我冰族内部的事,还请道友不要插手。”

冰虎脸上露出不容任何商量的口气:“就算道友是仙王殿的修士,那也要讲道理。我冰族处理叛徒,难道你们仙王殿也要插手不成?”

“我冰族虽然出世不久,但也不是任人欺凌之族,如今我族高手如云,道友若是想要与冰族为敌,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。”

王欢并未解释自己身份:“这么说,你是不愿意放人了?”

冰虎道:“绝不可能。”

“看在仙王殿的份上,你且走吧,若是再在此地胡搅蛮缠,休怪我对你动手,别为了一些所为的朋友义气,葬送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冰虎一脸冷笑,满嘴的警告和威胁。

王欢站在冰虎的面前,看到冰无缺还活着,眼珠子还在转动,心里松口气,

也拉长着脸,对着冰虎说道:“我刚才不是跟你们商量,而是让你们直接放人。”

冰族的人都以为眼前的人疯了,就连冰虎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
他冰虎可是五重天仙王,一手寒冰神通独步天下,在同境修士中也属于顶尖的存在,如今一个四重天仙王竟然在他面前出口危险,真是不知死活。

莫非冰族冰封太久了,现在的仙域修士都这么狂妄自大了?

“哼!”

冰虎冷哼一声:“本长老看在仙王殿的份上,不跟你计较。现在你还蹬鼻子上脸了,真以为我冰族是泥捏的吗?”

“四重天仙王境,在这偏远之地,的确可以横行无忌了。”

“可是,你遇见了本长老,那就由不的你了!”

王欢不动声色,没有立刻动手,就是为了麻痹对方,免得暗中传信给冰族,现在看到计划已经成功,也没有什么顾忌。

“那我只好领教一下冰族神通了。”王欢脸色一沉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一阵疯狂大笑,冰虎鄙夷的看向王欢。

周围冰族的修士也跟着笑了起来,这个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竟敢这样跟冰虎长老说话。

现在冰虎长老已经动怒,起了杀心,这个仙王殿的修士恐怕是活不成了。

王欢盯着大笑的冰虎,问道:“你笑够了吗?”

冰虎笑声一收,眼下天还未大亮,行人极少,正好是杀人的好时机:“本长老在这杀了你,仙王殿连个屁都察不到!”